性愛時我們大腦發生了什么

大家可能會有一種錯覺, 認為性愛是一項純粹的下半身運動,但其實,大腦才是最重要的器官!我們為什么做愛?因為性愛帶來奇妙無比的巔峰快感,以及美好而獨特的親密體驗,而這,是由大腦中神經元、遞質和受體、神經通路……成千上萬錯綜的變化造成的。

  性生活激活我們的“獎賞回路”

性愛中,大腦中的一種神經化學物質——多巴胺,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。多巴胺能夠激活大腦中的“獎賞回路”,讓我們體驗幸福愉快的感覺。

基本上,能激活獎賞回路的事,要么有利于你本人的生存,要么有利于基因的繁衍,比如性,食物,冒險,達到目標……食物是最好的例子。獎賞回路認為“熱量即生存”。高熱量的食物會讓大腦分泌釋放大量多巴胺,產生愉悅感覺,所以我們更愛巧克力蛋糕而不是清水煮菜幫子——當然這說的是我們的本能反應,某些健康達人非得認為清水煮菜幫子更美味,那是由于他們強大的理智和意志。
其實我們渴望的不是巧克力蛋糕,而是多巴胺。多巴胺是我們許多行為的終極動力。

  性生活后的“不應期”

性生活后,多巴胺開始銳減,而催乳素釋放出來。如果說多巴胺是性的油門,那么催乳素就是剎車。催乳素會讓性欲下降。
多巴胺的減少和催乳素的增加讓我們進入“不應期”,我們性趣不那么強烈了,我們把做愛這事撂在一邊,開始忙點別的,比如打獵啊,采野果啊,帶小孩啊,上班啊,整理家居等等——不然的話,我們就會沒完沒了地做愛而整天起不了床。在動物實驗中,這樣的效果持續2周左右。

  不應期被“柯立芝效應”打破

“柯立芝效應”來自一個經典故事。美國總統卡爾文. 柯立芝攜夫人參觀一家家禽農場,發現那里公雞的數量很少,農場主解釋說,每只公雞每天要執行職責幾十次。第一夫人道:“請轉告總統先生。”總統問:“那,每次公雞都是為同一只母雞服務嗎?”“不。”農場主回答道,“有許多只不同的母雞。”總統回答: “請你轉告柯立芝太太。”
“柯立芝效應”是指,如果引入可能受孕的新的伙伴,做愛后的不應期就會縮短,動物會一直處于高亢的性欲中。有一個實驗,將一只公鼠與四五只處在發情期的母鼠一起放到一個封閉的盒子里,公鼠會和所有母鼠交配直至精疲力竭,這時即便母鼠繼續向公鼠求歡,公鼠也不會有響應。然而,如果新的母鼠放入了盒中,公鼠又會精神起來,再次與之交配。

從進化上來說,柯立芝效應有利于廣泛“播種”,盡可能地把基因更多地傳播給后代。
因此,在穩定而長期的性關系中,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會感覺平淡,對方在我們眼中失去了那種讓人神魂顛倒的魔力,做愛不再是巧克力蛋糕而慢慢變成了水煮菜幫子。這時,如果生活中出現了新的異性,我們會立刻覺得對方很有魅力——這并不是因為他比原來的伴侶更好,而只是柯立芝效應在作怪。
在穩定的性生活中,如果能夠避開單調重復的行為模式,不形成習慣化的反應,大腦就會誤以為有新的伴侶參與而繼續興奮起來,從而為性趣保鮮。

  親密激素的溫情力量

性愛時多巴胺的高低起伏,以及“柯立芝效應”,可能會導致一對伴侶的分崩離析,但還有另一種東西能夠把我們長期聯系在一起,那就是“親密激素”催乳素。身體里的催乳素有許多功能,
分娩時它會促進子宮收縮,哺乳時促進乳汁分泌,它還讓我們對孩子產生發自內心深處的愛,讓我們與伴侶維系長久的親密與依戀。友誼也是建立在催乳素的基礎上的。
催乳素和多巴胺就像愛的陰與陽。多巴胺促使你尋求更多的性伴侶,而催乳素促使你與某一個人建立起長期而親密的情感聯系。
但有一點催乳素與多巴胺不同:大腦中的多巴胺越多,神經細胞的接受性就越差,對多巴胺就越不敏感,這也就是為什么上癮的人需要越來越強烈的刺激;而催乳素越多,神經細胞的接受性就越好,你就越能體驗到那種溫暖而窩心的親密。

不一定要性,日常的親密行為,交談,擁抱,彼此關心,就能促進催乳素的分泌,讓你愛得越來越多,看他越來越好。
不受單純生殖驅動的性欲支配去做愛,有節制地做愛,專一地愛,充滿愛與溫情地做愛,能讓神經化學遞質保持在平衡狀態,從而享受到更持久更微妙的快樂。

小編溫馨提醒:想要了解更多知識請收藏本站:情趣台灣買手知識手冊必備: 

相關推薦:、、、

跳至工具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