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男人要不避“性愛”之嫌

假如你根本不了解丈夫(或妻子)在性生活中真心想要的是什么,你又怎么能真正滿足他(她)呢?假如雙方都不清楚是否在性生活中真正滿足了對方內心的需求,又怎么談得上是和諧與美滿呢?
完美的性生活,并不是天生人人都會的,而是要不斷學習與改進的。完美的性生活不是幾個簡單的動作,抽動,射精,退出,如此而已。完滿的性生活,有著各種不可或缺的要素。相互了解,尊重并滿足對方的性需要,就是其中的一個要素。“食色,性也”,人們常常把“食”與“色”并提,但“色”比“食”要復雜得多。你要了解丈夫想吃什么,比較容易,至少你不會不好意思問他喜歡吃什么,你也知道肉不外乎豬肉、牛肉、羊肉、雞肉……瘦肉、肥肉……新鮮肉、凍肉、臘肉……你知道怎么問,也知道問及細節,如要不要辣,要不要加糖,諸如此類。“色”(性活)就不一樣了。
你可能根本就無顏啟齒問。“性”事本來就千百年來弄得只能暗里做,不能明里談的。更何況,性行為還牽涉到你自己本身的行為配合在內,有的問話便更無法出口了。更何況,人們對性行為的類別名目,不像對食品那樣熟悉;即便熟悉的,也不像食品那樣易于說出口,因為圍繞著某一具體的性行為,有著太多的民俗文化的差異,道德、法律的容許,許許多多又深又大的問題。深,深及靈魂內在的信念與欲望;大,大到可能犯禁違法。就以美國為例,1986年美國最高法院曾頒布法律禁止肛門性交,那么肛門性交便是犯法的了!
另一方面,即使你有膽不避“淫蕩”之嫌,問出口來,那為丈夫的也不一定有膽真實地回答出來。內心的欲望是沒有邊界的。即使被人們通常認為是“下流”、“庸俗”的,以至“無恥”、“犯法”的,腦子里還是可以想的,甚至想得很厲害。但說是不敢說的,做是不敢做的――除非對方也真心有此愿望,愿意夫妻共同一試。然而,問不出口,說不出口,又如何能達到共試的境界?也就是說,洞悉對方真正的“性趣”,是要克服一系列心理障礙的。
即使我們不把問題扯得那么遠,那么復雜,而回到最常規的陰道性交來,也有許多細節涉及雙方,要互相了解的,諸如何種體位,如何變換等等,也并非是夫妻就討論得起來,就相互洞悉,配合得很好的。

美國著名的男性學專家柏尼?齊相杰爾德說:“男人怕被拒絕,怕被認為是怪異的,或者僅僅是因為怕羞,所以不大能夠正面說出他們隱藏的欲望。”但是,你可以從一些跡象來判斷,丈夫是否對性生活感到不滿足,而另有所求。例如,在問及他們的滿意程度時,有點支支吾吾、閃爍其辭,或者主動進行性生活的頻率明顯降低等等。羅斯先生說:“我喜歡妻子撫摸我的……可是,她從沒有這樣做過,我又不好意思說她觸摸的方式和部位不對。”通常丈夫在性生活中居主動、主導地位,這已經成為一種社會成見。但是,很多男人都有一個內在的愿望,希望有時妻子主動、主導性生活,他們可以松弛下來享受性的歡樂。芝加哥的性治療家賽勒爾博士說:“假如你的丈夫建議你倆嘗試一樣新鮮事,你盡可能不要感到很難為情或表現出被嚇壞了。
這種反應將使夫妻間在性方面交流的大門完全封閉,會使一個男人想到再也沒有什么理由要表露出他的內在欲望了。”臨床心理學家簡?沃爾夫博士說:“即使你丈夫的提議并非你真正喜歡的,但只要可能,就要盡量和他一試,這樣可以培養出一種氣氛,雙方都很尊重對方的意愿,并且愿意共同實現這些意愿。這種氣氛對于性生活本身,以及性生活之外的整個夫妻關系都是大有好處的。”但是,專家們也都同意,太使一方感到不快以至痛苦、有害的事,則不可接受。沃爾夫博士認為,假如把有點不舒服到很痛苦編碼為1~10,那么,在5或5以下的事,便值得去一試。能妥協的時候,妥協是好的。實在不能妥協,也不致損害婚姻,只要你有一種誠意去傾聽他的呼聲,并且也確實和他一起嘗試了一些你可以接受的“新玩意”。

小編溫馨提醒:想要了解更多知識請收藏本站:情趣台灣買手知識手冊必備: 

跳至工具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