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為老公買了“充氣娃娃”后

公司派我去德國總部學習的通知下來之后,我興奮之余有些焦慮。去總部學習的名額一年只有一個,經過激烈競爭層層選拔才能確定人選,而且差不多回來之后肯定升職,我當然很高興。可我跟老公結婚才半年,此時分開真的舍不得,還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是,他的性需求如何解決? 我是比較西化的女子,一直以來都覺得性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。
成年人需要性是很正常的,科學的性生活對身心健康很重要。我擔心我不在的時候,老公會因為身體上的寂寞而出軌。 那天打開郵箱,發現有一封賣情趣用品的郵件。以往這類郵件我統統刪除,那一刻卻心念一動:既然我不在老公身邊,不如給他買件性用品,他的需求有了“出口”,不就不會亂來了? 想到這里,我立即點開郵件仔細閱讀。郵件里推薦了一種男用仿真充氣娃娃,無論手感還是功能都相當逼真,我決定買下它。 充氣娃娃寄到的時候,離我出國只有一天了。晚上老公想摟著我纏綿,我推開他,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個大盒子,說是送給他的禮物。老公一頭霧水,打開一看才知是充氣娃娃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他一見之下十分生氣,把娃娃往地下一摔說,你這是什么意思?!覺得我一年都熬不住? 我說你為什么要熬呢,欲望應該是通過正常渠道釋放出來的。再說這也不是變態,很多沒有老婆的人都會買來用呢。我關心你,愛你,才會給你買這個。 老公緩和下來,嘟嘟噥噥地說,性不過是愛的牢固劑而已,不至于這么重要吧。 走之前我把充氣娃娃放在了衣柜里。我想它會有派上用場的時候。
我覺得自己做對了 第一次打電話給老公問他有沒有用充氣娃娃時,他啐我說你以為我是色情狂啊,老婆才離開幾天就受不了了?我逗他說你真沒用過?你不好奇?他吭哧吭哧地說打開來看過,但沒用。我開玩笑說:它跟真人沒啥區別,你用了以后肯定不會動別的花花腸子。 第二次再問,他不說話,只是笑。我問他是不是用過了,他沒承認也沒否認,我知道他肯定用過了。追問他感覺如何,他想了想,認真地說,以前覺得人家用這個多少有點變態,現在才知道其實是很正常的。接著柔情地低聲說,老婆,我用它的時候是想著你的。 我挺高興的,有種順利解決一件大事的感覺。關于兩人長期分居兩地以致最后離婚收場的例子我看得不少,我不希望自己重蹈覆轍。 漸漸地,老公會主動跟我提起用充氣娃娃的感覺,他似乎從中得到一種全新的體驗。以前老公在床上是個循規蹈矩甚至有些沉悶的人,現在看來,他開始愿意嘗試一些新的事物了,這讓我很興奮。
某天老公告訴我,他買了個攝像頭,以后我們可以在網上視頻了。我很驚訝,之前我要求買攝像頭他一直不同意,原因是看到有些人通過視頻在網上做愛,怎么現在?……老公說我太想你了,想經常能看到你。我說你不會學那些人用視頻虛擬做愛吧,他啐道當然不會了,這點我還是能把握得住的。 日子過得很快。一年后,我如期回國。 老公似乎有一點點陌生 小別一年,再見面的激情自然如火山爆發。當晚與老公恩愛,我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–他以前一直是溫和的,彬彬有禮的,而現在變得粗暴許多,幾次弄疼了我。完事后他很快背過身呼呼睡去,我卻輾轉難眠–老公的表現跟以前太不一樣了–會不會是用過充氣娃娃的緣故?它是個沒生命的物體,不管他怎么用力怎么粗暴都不會表示反對,可我不同,我是人啊!這么想著心里就有些許不快–我喜歡做愛有比較多的花樣,但一定有一個前提,就是雙方互相尊重互相疼愛,不能只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而不顧另一方的感受,就像以前,老公不喜歡的,我是絕不會強迫他接受的。 第二天晚上一上床,老公還是像昨天一樣,沒有溫柔前戲就急不可耐地進入我身體。我低呼一聲推開他,不高興地說你是不是充氣娃娃用多了啊,現在是你老婆我躺在你身邊,我有感覺的。老公一下子漲紅了臉,訕訕轉身睡去。我覺得不好意思,伸手去摟他。隨后老公的動作變得小心翼翼的,似乎太過在意我的感受,兩個人都不在狀態,草草了事。 這兩次的經過讓我很不愉快。性事中一貫溫柔體貼,以我為主的老公怎么變了?他似乎被激發出了一些潛能,試圖控制我,馴服我。難道用充氣娃娃的經歷,讓他對對方的感覺變得麻木? 接下來的日子我十分忙碌。公司給我升了職,我必須投入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在工作上。每天回到家都累得不行,面對老公歡好的要求,我大部分回絕了–我實在太疲憊了。面對我歉意的目光,老公總是大度地說,沒事,我能理解。 發現老公有網上情人 那天難得地很早結束了工作。本想跟老公好好吃個飯看看電影什么的,可偏偏他要加班,我只好早早回家。 在家里閑著無聊,我打開電腦上了網。一上線老公的msn就自動登錄,我還在猶豫是否關掉,就有人主動來打招呼了。 看網名,對方應該是個女的,她說今天怎么不開視頻啊,我撒謊說攝像頭壞了,你開吧。她果然開了,我一看,是個還過得去的女孩子。她又說,今天你老婆又加班?你們幾天沒做了? 這個人與我老公說這么敏感的話題?我一下子提高了警覺,竭力模仿男人的語氣跟她說話。
從談話中得知,老公顯然跟她聊得非常深入,把我們的床笫秘密都告訴她了。我心里很生氣,有種被人分享了老公的感覺。我不知道老公到底跟她說了多少,便試探地問了她一些問題。她很奇怪,說你今天怎么了,怪怪的。我生怕被她識破,趕緊岔開話題。她突然說,今天你好像有心事,而且攝像頭也壞了,我們還要不要做? 到此時我已經能夠斷定,她是我老公在網上的性伴侶。我一陣惡心,借口老婆回來了就下了。 關了機后我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。老公這樣能不能算出軌?他們只是在網上做愛而已,真實生活中應該沒有見過面。可是若說不算出軌也不對,畢竟他們通過攝像頭做了本應夫妻才做的事。 一定是我在國外那段時間,老公難耐寂寞才找了個網上伴侶。可是我不是給他買了充氣娃娃嗎?我就是怕他被別的女人勾走才給他買那個的,怎么還會這樣呢? 我倒在床上左思右想,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他的變化偏離了我的預定 我不知道幾點醒過來的。看著書房還亮著燈,我悄悄走過去。 老公竟然沒鎖房門,由此我看到了一幕–他在跟網友視頻聊天,還正在用充氣娃娃!我看不清他的臉,也聽不到他低語,但看似乎十分享受這種感覺,一副投入的樣子。 我沒有點穿他–寧愿進行虛擬網愛也不愿與妻子做愛,說出來我太沒面子了吧?趁老公不在家,我偷偷弄壞了充氣娃娃。
但這事如鯁在喉,每次一與老公交歡我就會想起來,身體立時變得僵硬干澀。老公也大受影響,似是勉為其難,完成任務就算數,事中事畢幾乎沒有交流。這讓我更不痛快,我覺得自己像個充氣娃娃,或是網上不知名的張三李四。聽多了我尖酸刻薄的抱怨,有一次老公終于忍不住了,從我身上翻下來低叫:到底怎么了,我做錯了什么?這不行那不行,你究竟想我怎么樣?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樣我才會滿意。這之后,我們有相當一段時間沒有歡好。我搬到了書房,想一個人靜一下,好好想想這件事。女友都說我太傻,說男性潛意識里都對性有著無窮的興趣,樂于嘗試種種不同的感覺。我老公之前懵然無知我應當感到高興才對,干嘛要主動給他買充氣娃娃開啟他這方面的意識呢,實在太傻了。再說,男的在網上有一兩個性伴侶也不能說不正常,至少比在現實生活中真的養情人要好吧。 我也不知道整個改變是否真的因此而起,或許真是我要求太高太完美了,要老公按照我的愿意而發展,變化,卻又沒有能力完全把握住他?……

更多消息請關注情趣成人用品台灣買手知識手冊必備:  

跳至工具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