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體味引發女性體內激情

 

新婚之夜,吳娟邊整理床鋪邊想像在沈炎的體味中做愛的美妙,可沈炎卻已悄悄沐浴干凈,由於使用了香皂,他身上原有的男人味被遮蓋得無影無蹤,沒有了男人味的刺激,吳娟竟無法投入性事。

沈炎以為她緊張,便不緊不慢地一點點接近她,一點點吻她讓她放松,吳娟內心也想迎合丈夫,可不知怎麼,她竟覺得全身困乏無力,提不起半點興趣來,更為糟糕的是,不管丈夫如何愛撫、刺激,她的陰道總是難以濕潤,為使沈炎不掃興,她只好不聲不響地支撐著,一陣陣刺痛的感覺讓她幾乎奪門逃走。事后沈炎輕聲地撫慰她:「親愛的,第一次總會痛的,你一定覺得不舒服是嗎?」她點點頭說沈炎用的香皂太刺鼻,沖淡了她的性致,為了避免破壞他本身迷人的汗香味,她還撒嬌地要丈夫以后不再使用香皂或浴液。毫無疑心的沈炎一口答應了。

第二天清晨,沈炎起床后去外面跑步,6月的天氣,已經很暖和了,等他回來時汗水已經淋濕了他的衣衫,他剛要去洗澡,吳娟卻立即從床上跳下來,抱住他:「老公,我想要你。」她把頭深深埋進他胸前,臉貼在他皮膚上,一股濃烈的汗味迅速竄到她的鼻子裡,這一刻,吳娟的激情在體內洶涌澎湃,沈炎看到她的表情,早已明白,忙把她抱到床上。這一次他們融合得很和諧,高潮褪去,兩人都滿足地相視而笑。

后來好多次情況都是如此,吳娟便發現,沈炎的男人味會讓她有一種難以抑制的沖動。如果聞不到,她就不能在性生活中打起精神,那種味道如同鴉片,讓她上癮后越陷越深,她迷戀於和沈炎汗津津地貼身做愛,只有聞著汗味才能讓她滿足,才能讓她精神飽滿神采飛揚地綻放自己。

可惜令吳娟苦惱的是,丈夫的汗味并非每天都能散發出來。因為沈炎從事的是電腦軟件開發工作,白天上班坐在辦公室裡很少運動,下班回家后就洗澡換衣服,盡管他遵從她的要求沒有再使用香皂或浴液,但身上的汗味仍然會隨著水流的沖洗消失掉。於是,為了讓丈夫盡量多地流汗,做愛前吳娟開始對沈炎提出了一個「特殊」的要求:讓他陪她做性愛熱身,比如跳一支快節奏的倫巴舞,一起做十幾分鐘的保健操,或者讓沈炎做足50個俯臥撐再獎勵他上床……

沈炎根本不知道吳娟的心思,開始他覺得十分有趣,而且為了哄妻子開心,他對吳娟的要求從不拒絕。然而好景不長,做完運動后再行房對沈炎來說太累了,他堅持了一周就想放棄,吳娟卻不依不饒還擺出一副不運動就不做愛的姿勢,沈炎忍無可忍,心頭的怒火終於爆發。第一次,這對恩愛夫妻大搞「唇舌戰」。爭吵讓家庭氣氛一下子由輕松舒緩變得沉重凝滯,在他們的冷戰期間單位有意派一名職員去深圳出差一個月,本來就想去外面透透氣的沈炎主動攬下了出差任務。沈炎走后,吳娟才清晰地意識到寂寞的可怕,晚上她不停地回憶曾躺在沈炎充滿男人味的懷裡的場景,對性的渴望和對男人味的想念讓她茫然失措。

更多推薦》陰莖增粗 陰莖增大劑